以史为镜,可以知兴替,以人为镜,可以明得失。

历史故事 上古 夏朝 商朝 西周 春秋战国 秦汉 三国 晋朝 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近现代 世界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宋朝
微信公众号:镜楼文史

微信公众号

苏轼和佛印,当才子遇上高僧,谁的口才更胜一筹?

2020-06-03 22:22:00 阅读:0

西湖有个很出名的景点,叫做苏堤。这个堤坝是苏轼第二次就任杭州知府的时候,为了治理水患组织人们修建的。自从水坝建成之后,杭州百姓再也没有遭受到水灾,老百姓为了纪念苏轼治理西湖的功绩,便将这条水坝命名为苏堤。

西湖

时至今日,苏堤虽然说早已失去了本来的作用,但是经过历朝历代人民的不断修缮和保护,现在的苏堤已经是一道迷人的风景线,是西湖十景之一,还有个特别诗意的名字“苏堤春晓”。当然,除了苏堤,苏轼在杭州留下的故事还很多。当中以金山寺论佛最为有趣。

一讲到金山寺,大家印象深刻的一定是法海了,《白蛇传》里法海把许仙骗到金山寺,白素贞为了救相公,被镇在雷峰塔,这雷峰夕照也是西湖十景之一。大家肯定对法海都不太喜欢,但是在正史中,法海禅师是金山寺真真正正的得道高僧,他佛法修为极高,一生普度众生慈悲为怀,为当地的百姓做了许多好事情,更加难能可贵的是凭借自己超强的毅力,一手创建了江南第一佛教寺庙金山寺。鉴于这种功绩,他也被奉为金山寺的开山祖师。

雷峰夕照

不过当时苏轼到金山寺拜见的人倒不是法海,因为他们是不同朝代,常常在苏轼文章里出现的人是一个叫佛印的长老。苏轼和佛印是惺惺相惜的,但是可能苏轼文人气息太重,所以他们之间留下了很多相爱相杀的故事,其中有两个故事流传特别广。

先来看第一个故事,有一天苏轼和佛印在郊外游览,坐下来休息的时候,苏轼灵光一现问到:“大师,我在你眼里是什么呀?”佛印淡然回答道:“在贫僧的眼中,你是金身如来。”苏轼一听,简直心花怒放,看到佛印肥头大耳,便调侃:“不过大师在我眼里却是一坨牛粪。”不过佛印却一点不生气,平静说道:“佛由心生,心里有佛,看世间万物皆是佛;心里有牛粪,看万物也就都是牛粪了。”这话一出口,苏轼顿时瞠目结舌哑口无言。

苏轼

我不禁想到,这个社会最奇妙的三件事情:被学霸叫学霸,被大佬喊大佬,被沙雕骂沙雕!你看看周围的人,是不是有一些目中无人,开口闭口就是你们这些什么什么的,他们就如同佛印所说的那样,心里是什么所以看什么都像什么。

第二个故事比较含蓄,又有一天,佛印和各位僧人正在说经论道,这时候苏轼一身官袍闯进来,有没有跟大家打招呼。佛印看到之后,抱歉说道:“苏大人从哪来呢?这暂时没您坐的地方。”苏轼一看大师这是要轰走自己呀,立马引经据典:“既然没地方坐,那就暂借大师的四大,用作禅床咯。”佛教中,地、水、火、风为四大。

苏轼与佛印

佛印听完之后笑道:“那大学生既然有意论佛,那么我就提一个问题,若是您能答出来,我便让座;若是答不上来,那便留下腰间的玉带,以镇山门。”苏轼何许人也,自然不惧,欣然答应。佛印便笑问:“四大皆空,五蕴非有,学士何处坐?”苏轼一时答不上来,只得愿赌服输了,将腰间玉带交予佛印,佛印也回赠他一件衲衣。

其实四大五蕴在佛教的观念里都是空假的,五蕴乃是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识,本是因缘所生,并无实在,而苏轼将其作为一个实体,本身就犯下了大错。

金山寺一角

一条玉带换回来一件衲衣,苏轼觉得亏大了,晚上觉都睡不着,并且还写下了一首诗专门纪念这件事情。“病骨难堪玉带围,钝根仍落箭锋机。欲教乞食歌姬院,故与云山旧衲衣。此带阅人如传舍,流传到我亦悠哉。锦袍错落真相称,乞与佯狂老万回。”而今,这条玉带依然陈列在金山寺中,供人们观赏,并且带领着游客回味着那段往事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精彩推荐